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平淡

人间有味是清欢。

 
 
 

日志

 
 

父亲   

2017-06-18 14:29:44|  分类: 心情、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 - 秋凉 - 享受平淡
                                                                                                (图片来自网络)

         大眼儿李承鹏写过一篇文章——《父亲是世上最不堪的斗士》。因为他也是一个父亲,所以对于做父亲有更深切的体会。他说,每个父亲都努力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从容不迫,却内心恐慌。
        文章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在中国,每个父亲在子女眼里,都是不堪的。我们都知道,倘若孩子们发现我们的不堪,才是我们最大的不堪。我小心翼翼隐藏住自己不堪的奋斗,努力挣钱,每天把胡须刮得干干净净,穿着整洁的衣服,让儿子觉得父亲其实潇洒和浪漫,不甘人后,不输于人,成竹在胸。我不要儿子看出我的不堪。我已是父亲。”
        我想李承鹏说的是对的,印象中我从未见父亲在家人面前有过慌乱和急躁,父亲永远是沉稳、镇定、坚韧、可亲的样子。
        再平凡的男人成为父亲便仿佛拥有了神奇的力量,努力成为支撑家的天,一生庇护他的子女。
        父亲的气管一直不太好,一到冬季便会不停咳嗽。
        我十二岁那年冬天,父亲由于剧烈咳嗽震破肺泡而形成闭合性气胸(闭合性气胸为肺裂伤或胸壁穿透伤后,少量空气(从肺内或胸膜外)进入胸膜腔,肺部或胸壁的伤口闭合,不再有气体漏入到胸膜腔内,这样造成的胸膜腔积气称为闭合性气胸。严重时可出现胸闷、胸痛和气促症状,需急诊处理。)那天恰好是年三十,父亲中午把院子里的一大堆玉米秆用叉子挑起垛好,下午又忍着呼吸的不适与农场的其它领导去看望节日工作在第一线的职工,傍晚时分父亲回到家已是呼吸非常吃力了。场医院的医生不敢怠慢,建议连夜去市里诊病。车子停在院子外面,妈和姐看父亲呼吸如此困难,不知得了什么重病在一旁默默落泪,我心里恐惧,怕爸爸死掉也跟着哭。父亲临走前还假装轻松跟妈和我们说,没事的,去医院看一下就好了。
        第二天我们一家人去医院看父亲,父亲笑着跟我们汇报说昨天夜里急诊医生用粗大的针管从他胸腔里抽出了20多毫升的空气,抽完就呼吸顺畅了。看到父亲恢复如常,一家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有时回想,父亲那一天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呼吸不适的,工作了一天还干了那么多体力活儿,直到晚上撑不住才找医生看。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男人,心里也一定有紧张和焦虑,但他从未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来,临去医院前还安慰着妈和我们。
        后来我长大工作了,父亲退休了,家也搬到了市内。生活看似平静安稳的样子。
        97年父亲真的生病了,病灶部位不适合手术只能做介入治疗。介入是经股动脉插管将药物注入病灶的一种区域性局部治疗。术后需要在股动脉穿刺点加压包扎避免活动,卧床24小时以上,预防穿刺动脉出血。父亲手术那天白天是哥姐陪着,我下班后来陪夜班。我赶到医院时,父亲躺在床上,术侧大腿根部压着医用沙袋,他有些虚弱地望着我,跟我说,我没事,你上了一天班早点睡吧。我在父亲旁边的空床上躺下,临睡前跟他说,你有事就喊我,父亲答应着。
    可能我上班累了,也可能是太年轻,总之睡得比较沉。北方的夏天天亮得尤其早,四点多时我迷糊地睁开眼发现父亲的床空着,吓得我立马跳起来冲进对面的卫生间,还好,父亲在那里,正准备小心地挪回病房。我一边责怪父亲术后时间不到不该私自下床方便一边搀着他慢慢回到病房,父亲任我数落一声不吭,我知道他是心疼我上了一天班不忍叫醒我,还有,他不肯在我面前失掉父亲的尊严。
    父亲病后在老年报上看到四平卖一种藏药,想买来吃,我虽知道没用,但也不忍拒绝,便连续三个月每月一次搭早班火车去四平给爸买药。那时没有高铁动车,普快火车象牛一样慢,八点从哈尔滨站出发到四平已是中午时分,买了药在路边一家小餐馆吃一份豆腐砂锅饭,便匆忙赶去四平火车站坐回去的火车,回去的火车是从荷泽方向开来的,车上又脏又乱,气味难闻,一路不知要停多少次,直到晚上八点才到站。
    每次提着一大袋草药从车站打车回家,父亲都在小区大门口的路灯下等着我。北方的秋天夜晚是清冷的,父亲清瘦的身体罩着一件风衣,头戴一顶前进帽,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已不知出来等我多久了。父亲看我从车上下来就赶紧迎上前,将装药的袋子接过去一起回家,路上,爸跟我说,就算这药治不好病我也知足了……言语间满是对我旅途劳顿的不忍和感激。对于儿女们对他生病后的照顾和付出,爸一直都心存感激。爸从不当我们的面说这些却会经常跟妈提起。
        提及父亲,不论口中还是文字我更喜欢用日常的称呼:爸爸。觉得爸爸比父亲这个词更亲近朴实,每次提起都好象爸就在眼前,我知道,这一生无论走多久,爸都不会走远,因为他一直住在我心里。
        保存着爸写给我的一封信,也是他今生写给我的唯一一封信。这封信连同爸生前戴过的一块表被我装在一个白色纸盒里,跟以前的相册放在一起。我并不时常拿信出来看,只要一想起那封信和信封上那熟悉而独特的笔迹便已是莫大的安慰,便知道世上曾有一个男人这样无私地爱护过我。        
        爸走了十八年了。
        十八年的光阴足够长,但回头看也不过是一晃眼的功夫。
        无论怎样珍惜与铭记,时光总会慢慢冲洗掉往昔的一些情感和记忆,越远越淡,甚至有些飘渺。在梦中见到爸的频率越来越低了。初时总是梦到他病中极度消瘦的身躯而心痛地哭醒;久了,痛渐渐减少转而梦到一些原来一起生活的场景,跟爸妈在家里聊天做事,就象真实的生活。醒了细细回味,有些怅惘,也滋生出一些温暖,心也是平静的了。
        这一生想来,便是不断与亲人离散的过程,活得愈久身边的亲人愈少。团聚的时刻总是短暂,离散终将到来。愿我们在离散前一直相亲相爱。
  评论这张
 
阅读(152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